读圣人书 与贤者游(组图)

【2021-08-29】

  张公者在上世纪80年代便以其独到的篆刻水平在艺坛崭露头角,为人关注。一路走来,他的篆刻技艺越发成熟,已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。在不断锤炼篆刻技艺的同时,他的诗、书、画也同步发展,其综合学养不断提升和完善。如今的张公者,已成为一个在诗书画印各个领域里都有一定造诣的书画家。

  张公者之印,取法甚广。其立足于汉印,又对宋、元、明、清各朝印学有所涉猎,尤其对黄牧甫和吴昌硕篆刻更是有所偏爱,取其精华、融会贯通。其篆刻作品用刀灵活多变,并不拘泥于简单的冲切,刀法率真、敦厚;线条鲜活灵便、浑穆古厚;字法则奇正相生,巧拙互用;章法奇崛朴茂,大胆留白,时出新意。通观其印,大巧若拙,大朴不雕,富于金石气和笔墨味。因此,张公者为季羡林、启功、杨仁恺、周汝昌、冯其庸等当代学者所治之印,都得到了诸位大家的赞许。

  张公者之书,尤擅篆书、行楷和行草。一个优秀的篆刻家,其笔下的篆书必定不同凡响。张公者的篆书,与其篆刻字法一脉相承,相辅相成。其篆书从秦诏版、汉《祀三公山碑》、汉碑额、镜铭、瓦当文字中汲取营养,又参以己意变通之。其篆书线条修长挺拔,又不失浑厚;结体夸张变形,又收放自如。在章法处理上一如其篆刻作品,参差错落,浑然一体,有一种气象峥嵘的意境。其行楷则得益于颜体,作品郁勃雄强、大气从容,尽显其个性与真性情。

  张公者之画,以墨荷为主,偶作山水。其泼墨荷花,墨色氤氲,自成一格,将文人的情趣表现得淋漓尽致——野逸空灵处不失刚健、率真之美。其墨荷用笔落墨大胆、酣畅,痛快不羁,但又隐现一份清雅俊逸。他擅用湿墨,墨荷好似刚出水或经雨后滋润,鲜活透亮。

  张公者之诗,平实自然,清新文雅。其诗多有感而发,如他的《严子陵钓台》诗:“泱泱江水长,苍苍云山远。不屈万户侯,高心弃轩冕。羊裘庇身足,一竿江风晚。富春多少山,钓台称绝巘”,可谓景远意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