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来的贤者

【2021-08-29】

  古老的运河是奔流不息的文化之河,多种文化在此交流融合,汇聚成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。自唐宋以来,诸多阿拉伯人来华,促进了文化、经济等方面的交流。运河之畔,有两座著名的先贤墓,一座在江苏扬州,另一座在河北沧州,见证了一段中外文化交流史。

  扬州的普哈丁园,始建于南宋,集墓园、古寺、园林于一体,明清时扩建重修,今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普哈丁,阿拉伯贵族、学者,善经商。南宋咸淳元年(1265),对中华文化向往已久的普哈丁自海上丝绸之路来到扬州,带来了医药、黄金、珠宝、香料等物品,更带来了灿烂的阿拉伯文化。

  普哈丁交往的朋友有官员、学者、商贾,以及寻常百姓。普哈丁用汉语与人们探讨中阿文化的异同,人们惊异于这位装束奇特的外邦老人汉学素养之深。普哈丁扶危济困,博学多识,得到官民的高度赞誉,尊称其“筛海(有名望的老人)”。普哈丁在扬州营建了仙鹤寺,现为中国四大清真古寺之一。普哈丁对通江达海的运河赞叹不已,视为人间奇迹。他多次乘船游历,在济南、津沽等地留下足迹。他探访风土人情,传播伊斯兰文化。

  南宋德祐元年(1275)8月,71岁的普哈丁病逝于扬州。扬州官民遵其遗愿,将其安葬在运河东岸的高岗上。数百年来,先贤普哈丁倡导的和睦相处、共同发展的精神为扬州人发扬光大。

  无独有偶,沧州市区运河东岸,永济路南,渤海大厦小区北门西侧的巷子尽头也有一座先贤墓,回民称“老巴巴(尊者或曾祖)坟”。今为石砌,高约3米,金字塔样貌。墓前有石牌坊,书“先贤墓”三字。民国版《沧县志》称其为“神仙墓”。相传明天顺年间建城时,官员为了不破坏先贤墓,将城池向南移了1000米。民间也有“先有神仙墓,后有沧州城”的说法。

  据传,约宋元时期,有西域老人沿运河乘船来此。他白须飘飘,为人和善,精通汉学,医术高超,游走四方,救人无数,声名远播。老人去世后,葬于运河之东,回民敬呼“筛海”。汉民奉为神仙,在今四合街居委会南100米处建庙祭祀,把老人经常去运河打水的地方叫神门口。

  数百年来,关于先贤显迹世间、扶危救难的传说经久不衰,饱含了人们对先贤的尊崇。由于年代久远,以及靖难之役造成的文化断代,已无法考证先贤名讳等信息。但只要对百姓有过恩泽,自会有人世代记在心上。不分民族,无关信仰。

  民国时期,先贤墓高达八丈,周四十余丈,金字塔形,蔚为壮观。远在兴济就能看到。每逢正月初二以及开斋节,沧县、河间、盐山,以及济南、天津等地的回民赶来上坟,多达数千人,车辆盈野。满、汉同胞也跪在外围拜祭。幸有一张拍摄于1943年的照片,让我们穿越时空,感受先贤墓的宏伟壮阔与民众的虔诚感怀。

  1966年,“破四旧”,先贤墓被平毁。后来两次重修,形成现在的样貌。留住先贤墓,也就留住了沧州的一段历史。遗憾的是,由于地带狭促,先贤墓没了原有的规模与气势。

  古老的运河,将一南一北两座先贤墓连接起来,如一条玉带穿了两颗闪亮的珠子。运河不仅有沧桑的过去,更要有辉煌的未来。在运河文化带建设过程中,我们要把充分挖掘历史文化资源,把先贤墓等文化符号打造成特色名片,传播四方,迎来更多的关注,把历史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,把沧州建设得更美好。